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在漫威劝托尼相信科学 > 第一百七十章我就度个蜜月
    维克多·冯·杜姆跑了。

    作为复仇者联盟最难以对付的敌人。

    他当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走,而不是像一个电影里的弱智反派一样,和你硬刚。

    打不过不跑等什么?

    索尔维娅干脆就交给了他们,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

    复制体们都开始了无所谓的游行,和源自于本能的行动。

    涅尔斯塔克和索尔对视一眼,完全忽视了帕克·斯塔克,为什么感觉这些人类都和丧尸一般。

    行尸走肉。

    而就在这时候

    彼得帕克的电话响了,那是希望的声音啊!!!

    “斯塔克先生!救命啊!”

    托尼·斯塔克那边“麻烦把电话给涅尔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浓浓的醋意袭来。

    “涅尔找你的。”

    涅尔斯塔克刚刚放到耳朵上,就听到托尼·斯塔克暴跳如雷的声音“小王八蛋!老子给你弄得卫星电话呢?!”

    涅尔斯塔克扣了扣耳朵“原来那个是电话吗?我以为板砖呢,我扔飞机上了。”

    “如果你不是我亲孙子我真想弄死你!赶紧滚回来!那个索尔维娅有问题。”

    “嗯我知道了。但是爷爷你说晚了。”

    “什么?”

    “我刚下飞机就有一个人给了我一刀,但是他失败了。”

    “什么?!”

    “他没捅进去!”

    “……”

    索尔凑了过来。“嘿!是托尼吗?有没有想我?”

    托尼·斯塔克顿感头大,两个缺心眼的凑一起了。

    涅尔斯塔克,除了斯塔克家的坏性格,没有一点随根,毕竟阿斯加德的血脉压制,比地球人的血脉远远要高得多。

    “索尔,那飞机我不要了,马上把我孙子带回来,我知道你能飞!速度!”

    索尔茫然的听着,啥呀……

    为什么这么突然?

    “为什么托尼……”

    托尼·斯塔克冷声道“复仇者集合!别忘了你姐夫!”

    索尔妥协了。

    复仇者他不在意,但是他姐夫帕克·斯塔克的面子,不得不看。

    “涅尔走吧,你爸的面子……”

    涅尔叹口气“那好吧,咱们走。”

    索尔手持风暴战斧,另一只手抓住涅尔斯塔克,扶摇直上。

    看着两个一模一样逐渐远去的身影,彼得帕克陷入沉思……

    “我没上车啊!我没上车啊!我没上车啊!”

    ……

    复仇者联盟集合扫荡索尔维娅

    参与者一众

    将大部分变种人关押

    x教授协x战警协助。

    但奇怪的是

    教授在他们脑袋中找不到记忆,就像一个婴儿一样。

    异能监狱中,x教授坐在轮椅上,看着眼前的琴和斯科特,柔声问道。

    “斯科特?琴?你们?”

    但并没有回应,他们两个就像是听不到一件,只是在没有意识的呻吟。

    尼克弗瑞皱眉,凑了过来“教授,他们是不是被洗脑了?”

    泽维尔教授摇“不,应该不是,如果是被洗脑的话,深层绝对会存在记忆,他们不像罗根,没法自愈脑袋,如果是记忆受伤的话,我可以深挖出来。”

    尼克弗瑞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是?复制体?克隆?”

    泽维尔教授眼神一亮“很有可能。尼克局长,我想问问你,这些变种人你想怎么处理?”

    尼克弗瑞很平静“人道毁灭。”

    泽维尔教授面露不忍“如果我可以让他们变得和普通人一样呢?”

    尼克弗瑞还是摇摇头。

    其实泽维尔可以轻松用心灵感应控制尼克弗瑞,但是他不会这么做,这是他永远不会逾越的底线。

    泽维尔教授叹了口气,暗道,我应该明白的,尼克弗瑞不会让这些有异能力的人融入社会。

    “给我你们阵亡的特工信息吧,我可以让他们成为神盾局特工。”

    尼克弗瑞眼神之中浮现一丝惊喜。

    超能部队啊!

    这是自己早早就想要的特工啊!

    没想到教授居然同意了?

    “好。我答应了。但是你得保证他们不会反水。”

    x教授叹了口气“我可以保证。”

    他圣母,但很让人敬佩。

    他可以为了这些生命放弃自己的底线,用能力改变这些克隆体的记忆,让他们有一个生存的希望。

    而且他还可以依旧保持自己的底线。

    这很让人不可思议不是吗?

    尼克弗瑞同意了。

    相对于人道毁灭,一众受训精干的异能特工才是他更想要的。

    ……

    托尼·斯塔克的别墅

    托尼·斯塔克指着涅尔斯塔克的鼻子破口大骂,生气的原因不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把自己给他的电话当砖头了。

    涅尔斯塔克看起来那是很不服气“人家古一大妈,还有爸爸都可以直接跟我对话,爷爷好过分哦,居然还要用机器。”

    “我……!”

    托尼·斯塔克语塞。

    气的差点没去世。

    然而刚要说些什么。

    忽然听到了飞机轰鸣的声音。

    彼得帕克开着飞机回来了。

    但其实说是他开飞机,应该说是飞机开飞机。

    托尼·斯塔克的私人飞机自己就可以飞了。

    彼得帕克就负责按一下开关而已。

    私人飞机落在一旁的停机坪,身上战衣都没脱的彼得帕克怒气冲冲的冲了出来,一指索尔“你枉为英雄!你居然把我自己丢在了索尔维娅!!!”

    索尔一拍脑袋“哎呀!我都快忘了!原来还有个人啊……”

    彼得帕克双膝跪地,哭嚎声起“我的天呐呐呐!上帝啊!耶稣啊!到底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让你们对我啊!!

    我是彼得帕克!我就是蜘蛛侠!”

    托尼·斯塔克黑着脸走了出来“说吧,多少钱你能不哭。”

    彼得帕克脸色一愣。

    钱?

    傲然而立“多少钱!那也不能弥补我这受伤的心灵!”

    托尼·斯塔克“星期五,打钱,一百万到他的账户。”

    彼得帕克的哭声戛然而止。

    我这就是百万富翁了?

    那我还哭什么?!

    “梅姨!我们有钱了!!!哈哈哈哈!”

    彼得帕克穿着帕克·斯塔克给的战衣,直接飞向皇后区。

    托尼·斯塔克看着有点疯癫的彼得帕克,喃喃道“不是让涅尔他们俩刺激疯了吧?星期五,安排个心理医生到他家看看吧。”

    ……

    拉脱维亚

    这个维克多·冯·杜姆的故乡。

    严格来说维克多·冯·杜姆是有吉普赛血统的男人。

    吉卜赛人,著名跨境民族。吉卜赛人则自称为罗姆人(Romani),在吉卜赛语中“罗姆”的原意是“人”。

    但英国人称其为吉卜赛人,法国人称其为波希米亚人,西班牙人称其为弗拉明戈人,俄罗斯人称其为茨冈人,阿尔巴尼亚人称他们为埃弗吉特人,希腊人称他们为阿金加诺人,伊朗人称他们为罗里人,斯里兰卡人称他们为艾昆塔卡人等等。

    算命占卜是吉卜赛人,尤其是吉卜赛妇女的一项传统行业。如今,那种传统的、拿着神秘的水晶球算命的吉卜赛人已非常少见了,大多数算命者是用特殊的吉卜赛算命扑克牌来给人占卜。吉卜赛算命者大都能玩一手“好牌”:她们将一副纸牌在手中转来转去,挥手拍出一沓,反手又甩出一摞,然后叫你从中抽出几张。

    罗姆人以占卜为生,塔罗牌就是他们的其中一种占卜方法。在罗马教廷势力最为强大的时期,正是罗姆人的保护才使塔罗牌能够流传到今天。在很长的时间里塔罗牌只有罗姆人才能看得懂,许多塔罗牌的牌意都是以罗姆人的解释作为基础的。同时罗姆人还发展了塔罗牌的占卜方法,仿佛又为塔罗牌起源于罗姆人提供了重要证据。同时,也有学者指出罗姆人是一个四处流浪的游牧民族,没有太大的可能发展出极有系统的塔罗牌哲学,他们的塔罗牌知识是从其他文明学习来的。

    吉普赛人不但有占卜塔罗牌的能力,还会一种古老的读心术。

    不管他们的出身如何,吉普赛人最为人所知的是他们的精神力量,他们的算命天赋,以及吸引好运或带来诅咒的能力。吉普赛人有四种流行的算命方式。这些是看手相,茶叶,水晶凝视,和扑克牌。有许多关于这些主题的好书可供选吉普赛巫术确实反映了一种生活方式。这不仅仅是关于咒语、读茶叶和算命。大多数魔法反映了与自然、元素精神和行星的紧密联系。吉普赛巫术需要完全相信手边的巫术;它必须被接受为人类存在的一个自然部分。

    吉普赛巫术可以被认为是民间巫术,因为它基于简单的原则和仪式,不需要任何奇特的神秘用具。要练习吉普赛巫术,你必须认识到宇宙的力量。你必须培养对自己个人能力的信心,培养对环境和所有生物的尊重。学会活在当下,摆脱物质的束缚。换句话说,不要把你的时间花在担心你能积累多少上,也不要让它影响到你,当你经历了物质的损失。物质只是物质,但魔术是和谐,魔术是力量。

    像维克多·冯·杜姆的母亲就是一个吉普赛女郎,而且对于宇宙的力量极为推崇。

    也确实的,维克多·冯·杜姆母亲辛西娅很强。

    然而有趣的事是。

    其实辛西娅没死,而是在一个很有趣的酒吧,和一个许久未曾出现的里德邂逅了。

    一个聪明的男人,总是富有魅力的。

    对于苏珊来说,里德一直醉心于发明研究,感情一直都有一个隔阂。

    也就是因为这个隔阂,让辛西娅有了一个趁虚而入的机会。

    维克多·冯·杜姆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强敌,在一起了……

    这是多么大的侮辱?

    更侮辱的是

    里德知道。

    神棍德有意思。

    智商七级,有些时候情商也是七级。

    辛西娅富有魔法的魅力,和吉普赛女郎的吸引力,只是一眼,便让里德爱上了她。

    三杯酒下肚,二人便坠入爱河。

    交谈之中里德和辛西娅就谈到了自己的过去。

    因为帕克·斯塔克把地狱炸了,辛西娅最近好不容易摆脱了纬度控制。

    给维克多·冯·杜姆自己的儿子去了一个星体投射。

    然后自己刚刚出纬度,就碰到了里德。

    里德很感慨啊

    “辛西娅,我们的儿子,维克多·冯·杜姆,他怎么会是个坏人呢?不行,我们需要改变他。”

    辛西娅也很文雅“你特么这就直接接受了是么?”

    “当然,现在杜姆不也是我的孩子了吗?我有个计划……”

    ……

    维克多·冯·杜姆还不知道。

    但是回到以前的家,其余所有地方都有所改变。

    只有自己这个老家,什么变化都没有。

    维克多·冯·杜姆不解,喃喃道“奥创和墨菲斯托,加上帕克·斯塔克一起战斗,都没把我家毁掉?”

    这很奇怪不是吗?

    打开房门

    一股霉味袭来。

    房屋内正中央,摆着几本书。

    《怎样学魔法》

    《论魔法的实际与运用》

    《与魔法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翻开以后维克多·冯·杜姆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维克多·冯·杜姆的魔法天赋完全不弱于斯特兰奇奇异博士。

    而且他的接受能力更强。

    可以说是最努力的反派。

    这个新世界的大门,被叩响以后,就是一条康庄大道!

    ……

    宇宙之中

    一辆豪华的飞船不断的前进着。

    帕克·斯塔克成功的完成了又一项壮举。

    让古一怀孕了。

    如果你和你的老婆身体健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要不到孩子,尝试一下无聊的旅行。

    会成功的。

    古一微微隆起的小腹,在她自己看来,却有点惆怅。

    帕克·斯塔克很不解,“有孩子难道不是一个好事么?为什么古一你是这种表情呢?”

    古一长叹一声“其实我一直有意的避免怀孕,我和其他纬度的恶魔有着很多的瓜葛,我和你的孩子,如果出生的话,他们虽然对我没有什么威胁,但孩子并不安全。”

    帕克·斯塔克闻听哈哈一笑。

    “就这事?很简单啊,你忘了我有无限宝石了?他们敢来,我就敢让他们消失。”

    古一表情微微平和了一些。

    但还是有些不开心。

    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

    有句话古一没说。

    古一怕的不是她的敌人,而是帕克·斯塔克的敌人……

    有些东西,即使是无限宝石的能力,也并不能解决啊。

    例如那个附身在琴葛雷身上的凤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