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姐姐的贴身狂兵 > 第204章 挡箭牌
不久,徐向东就被带到了酒店客房。

“呦呵,这不是徐总吗?”周为民的声音在见到徐向东时,陡然拔高。

“噗通”一声,徐向东想都没想,直接跪了下来。

“周少,对不起,原谅我!”徐向东知道逃不掉,干脆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

“原谅?我去你玛德!”周为民突然暴怒,对着徐向东的脑袋就是狠狠的一拳。

然后一把抓住徐向东的肩膀,膝盖对着徐向东的胸口脑袋就撞了过去。

十几下之后,周为民一把松开了徐向东,而徐向东整个人宛若一滩烂泥安,瘫软到地上。

周为民穿着粗气喊道“过来看看,死了没,要是没死就给老子弄醒,死了就丢到江里面喂鱼。”

一名黑衣保镖迅速走进来检查了一下,“还没死!”

然后伸手对着徐向东的脸就是狠狠地几个耳光。

徐向东被打蒙了,同样也被打醒了。

“周……周少,我错了,放过我!”

“放过你?可以啊,听说你认识那个陈南?那本少就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跟我好好说道说道陈南。”说完,周为民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是……是!”徐向东就像是狗一样趴在地上快速说着陈南的身份信息。

……

而在外面陈南开着车,准备送江爱珍回家,他跟本就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徐向东出出卖了。

“对今晚的宴会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江爱珍看着车里面的气氛有些沉闷主动开口问道。

“你好像突然放弃了!”陈南说道。

“放弃了?”江爱珍一愣,突然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突然就放弃了?”

“你本来的意思应该是要拿我做挡箭牌的,但是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没有那么做!”

“是,你猜的很对!你会怪我吗?”江爱珍问道。

“怪你?谈不上吧,反正咱们关系还不错,帮助朋友不是应该的吗。”陈难说道。

“但是你为什么放弃了呢?”陈南问。

“放弃?也不算吧,反正你出现了,他们肯定要知道你是什么身份的,没有拉你下船水是时间问题。”江爱珍说道。

“还真是……看来我是没得躲了!”陈南笑道。

“那你还愿意躲吗?”江爱珍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就比较暧昧了。

陈南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江总,你看我能躲的下去吗?”

从陈南答应做江爱珍的贴身保镖开始,他们就是坐在一条船上,暼都暼不清。

“哈哈哈……也是!”江爱珍丝毫不顾形象的大笑了起来。

刚将江爱珍送回壹号别墅,一组打来电话,说今晚嫌疑人可能要动手了,陈南马不停蹄赶往一组。

布置了这么久,终于要动手了吗?

很快,陈南便开着车来到了锦绣区的文化园。

“南哥!”田小七率先开口。

“嗯,怎么样了?”陈南没有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你说的那几个地方我们都布置了监控,果然,今晚在其中一个地方发现了一个行踪诡异的人,我们猜测可能是她!”

“嗯?”陈南有些诧异的看着卢永浩,行踪诡异?你们是怎么确定的?

看着陈南略带疑问的眼神,卢永浩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你来看!”

陈南被带到一旁的监控画面前,只见那个监控之中,一名全身被黑色的衣服包裹着的瘦小人影,在一处漆黑的街角走着。

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这大半夜的突然出现,将所有监控中的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觉得她是?”陈南指着监控中的人影。

“嗯,在我们怀疑过的几个地方我们都布置了摄像头,而且我们的乔装人员,都是轮流上街的,本来以为不会有什么收获,但是没想到还是有了些发现。”

“刚开始的时候并未在意,夜间的小吃摊基本上都一个样,但是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她每次都会问一句能不能吃凉的,你也知道,江城很热,大半夜的也不会降温。

所以一般人都喜欢喝点儿冰的,但是这来了大姨妈就不一样了,喝不了冰的!”

“所以问的次数多了,也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为了确定到底是不是我们特别调查了她的住处,然后在她家周围安装了摄像头,这便是拍到的画面。

这大半夜的有一个人包裹成这样出现,不是很诡异吗?”

正在这时,画面之上,一个老头提着一个小布包,里面装着一些菜,缓缓的经过那个身影的身边。

两人好像在打着招呼,因为隔得太远,声音听的不是很清楚。

不久之后,那个黑衣包裹着的身影也缓缓的消失。

“你怎么看?”卢永浩问道。

“似乎有些不对劲!”陈南皱着眉头说道。

“哪里不对劲!”白书晴立即来了兴趣。

“你们有大半夜买菜的经历吗?”陈南说道。

“吃火锅啊!”田小七跳起来道。

陈南一脸的黑线,这个女人怎么老是喜欢跟我对着干啊。

“我们也就只有吃火锅的时候才会大半夜出去买菜,但是刚刚那个老头这么晚还出去买菜,是不是不太符合常理?”陈南问道。

“是这么说,但是我们的嫌疑人不是一个老太婆吗?可那是个老头啊!”白书晴一愣。

“撤回警力吧!”陈南突然说道。

“啊?”

“恐怕我们的行动已经引起她的注意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两个人都不是嫌疑人。”陈南说道。

“怎么说?”

“这个很可能是嫌疑人故意设的局,就是想看看我们有没有注意到杀人动机,这个很关键,要是她确定了下次就不会出手了,所以我们想要抓住她可就难了!”陈南皱着眉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