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从镇魂卷开始 > 第三十一章 尸体的信息
    宝芝堂有三位掌柜,也就是刘家的三兄弟。

    大掌柜由于身体抱恙近期一直在岚阳城内的修养,二掌柜刘勤营就成了宝芝堂实际的掌舵人。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药圃这边的护卫居然拿刀对着他的事情如此在意,迫切的想要树立自己的权威,甚至不惜为此当着众人的面呵斥自己的三弟。

    当然,这事儿跟陆靖和王守义都扯不上关系,他们是来这解决问题的。

    众人来到宝芝堂建在山上的据点,外边看着就是个农家院落,几间砖瓦房围成一圈,外边再建起一人多高的围墙。

    “勤工,这里的仆役怎么一个都没见着,还有平常负责采药和药材处理的农工,都在药圃那边?”

    走到院落门口,刘勤营扫了眼院落,本该摆满各种药材的木架如今空荡一片,院子里的空地上更是随处可见吃剩的骨头,破碎的木块,不由得扭头询问道。

    “他们暂时都被遣散回家了......最近我们正在山上抓妖怪,这些普通人待在这万一受到波及,到时候对外不好交代,所以我前两天给他们放了个假,等事情解决了再让他们回来。”

    三掌柜刘勤工收回自己瞥向旁边的视线,赶忙解释道,

    “咱们庄子的仓库里储存了不少药材,应该能顶一段时间,而且我们这边其实已经找到妖怪的踪迹了,本来就打算今天展开抓捕,您这额外找两人来实在多余。”

    “能说说你们找到的妖怪踪迹吗?”

    走在旁边的陆靖听到这些人已经锁定了目标,没等刘勤营开口,先一步询问道。

    “额,这......王前辈,您是负责捉妖的,这方面懂的比较多,您来说吧。”

    刘勤工似乎没想到陆靖会突然追问,愣了下,旋即表情有些古怪的转向旁边蒙面人。

    “苍背蝠,牲畜的伤口集中在脖颈,体内大量失血,再加上天堑石下的谷地阴气十足,正是这类妖物最喜欢的环境。”

    出人意料的,这个蒙面人的声音听着也像是个年轻人,至少语调没有沙哑或浑浊。

    更重要的是他给出了一个答案。

    刘勤营对妖怪没有任何认知,只能看着陆靖,等待他的判断。

    “确实,苍背蝠的可能性很大,只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对这蒙面人的判断,如果没有在酒楼内对污染药材的测试,陆靖会给出肯定的答复,因为苍背蝠的种种习性确实与当下的情况相吻合,但现在,他直截了当的予以否认。

    “你说不是就不是?”

    走在队伍右侧的护院队长,也就是那名脸色苍白,眼睛细长的中年人恶声恶气的问道。

    陆靖瞥了他一眼,没有回应挑衅,跟对方在这儿争执没有任何意义,

    “是不是苍背蝠,只要对遇袭的牲畜进行一番测试就能明白。”

    一行人进入院落,有两名护院按照刘勤工的吩咐将放在偏房里的牲畜尸体拖出来,由于尸体已经被闲置了一段时间,即便用布袋裹住大半依旧向外散发着腐臭气味。

    包括王守义在内的所有人都往后退了几步,就连抬尸体出来的两名护院把尸体一扔也是匆匆后撤,唯独陆靖面不改色的站在最前面,做为一名猎妖师,这些年跟着老爷子走南闯北,陆靖见过太多比这更惨的尸体。

    拿起水烟壶抿了口,萃取出来的草药气雾在口鼻间过上一圈,消去大部分臭味。

    掀开布块,视线掠过已经彻底僵硬干瘪的羊尸,最终锁定它脖颈大动脉处的两个血洞,转手轻敲身旁猎妖匣上方的木盖,一个抽屉从中推出,里边存放着一些用皮革裹着的用具。

    取出其中的量尺放到伤口处,用指甲掐准数据,又用小刀刮落伤口处的皮毛组织,回头看了眼刘勤营,后者当即会意,从腰间取出今早在自家药铺里配的检测药剂。

    守在一旁的王守义见陆靖行云流水的操作,不由得看向右手边之前还出言讥讽过的护院,后者脸色铁青,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另一边,队伍的外围,刘勤工站在蒙面人的身旁低声说着些什么。

    “苍背蝠用于吸血的两颗牙齿至少有成年人的食指粗细,再加上牲畜被吸血时的挣扎,最终成型的伤口还要再大一圈,而这头羊脖颈处的伤口不过小拇指。”

    用腰间葫芦里的酒水清洗器具消毒,再将它们放回皮袋,陆靖起身举起手中的药剂瓶,

    “这里边的药水能够检测出妖怪留下的气息,伤口处剥离出来的一部分血肉组织浸到里边没有任何反应,就跟昨天的那些受污染的草药一样。”

    “陆兄弟,按照你这意思,咬死这头羊的不是妖怪?”

    刘勤营听懂了陆靖的言下之意,可咬死羊家畜,污染药圃的,不是妖怪又能是什么?

    “至少咬死这只羊的不是妖怪,如果想要做更进一步的推断,得去药圃查看,只要能找到药圃受污染的原因,自然就能找出问题的根源。”

    家畜的伤口没有检测出妖气不代表附近没有妖怪,陆靖重新背起猎妖匣,示意刘勤营接着带路。

    此处院落距离天堑石下受污染的药圃不远,步行几分钟就能到达。

    急于解决问题的刘勤营也没打算休息,交代几名护院将尸体重新收起来后便径直带着陆靖和王守义离开院落,直奔受污染的药圃。

    走在后边的三掌柜看着横在地上的羊尸,边往前走,边一言不发的盯着身旁的蒙面人,眼里隐约闪过一抹责难。

    “苍背蝠没有咬死这只羊,不代表它不会污染药圃,刘掌柜,你急什么?”

    蒙面人说话的同时侧过身看向旁边的护院队长,后者愣了下,旋即带着两人躬身退走。

    再往前走出几步,刘勤工咬着牙,脸色依旧难看,直到后边幽幽传出另一句话,

    “就算妖不会污染药圃,难道它还不会杀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