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道之读书人 > 第二十三章 动员大会
    校中心的田径场,与东、南、西三门的马路,对直连接。

    冬去春来,田径场的草坪还是枯黄,夜晚的温差下,枯萎的草上又有些许寒霜、露水。

    开学的第一天、高考动员大会,两个重要的日子。

    老天爷都给了脸,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晴空万里。

    像是蔚蓝的深海倒挂在头顶。

    白色大理石搭建的主席台,长十米、宽五米、高一米。

    简单的主席台,校领导组织师生开会讲话的地方。

    红棕色的长桌横放在主席台上,面对田径场。

    桌面上摆在三个名牌,名牌后坐着的中间是校长黄星磊、右边是副校长张雨良、左边是高三教导主任李国才三人。

    也是今日开会的主要人员。

    主席台的左边是学生观看席,一条没有背靠的红凳子上坐着正中圆一人。

    右边是高三教师观看席,排着两排的学生椅,坐着高三全体教师。

    高三各班班主任站在各班面前,一班站在田径场最中间,正好面对着主席台。

    刘丽站在一班最前方,眼角的余光看着左边孤零零坐着的正中圆,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我这个班主任再这站着晒,你却舒服的坐着,真让人不爽。

    刘丽心里气不过,不由的轻哼了一声。

    与刘丽有着同样心思的是,站在田径场上的所有人。

    “我靠!圆子这也太舒服了吧!”

    欧阳修探头探脑的对着一旁的谢云天小声的嫉妒说道。

    “舒服是舒服,但是让你一个人坐到那,你坐的稳吗?”

    谢云天心中也是羡慕,嘴上却是撇嘴对欧阳修不屑的说道。

    “额~那我确实坐不来!”

    欧阳修不由的一噎,看着仿佛是坐在家里的正中圆,不由的缩回脑袋小声的说道。

    欧阳修和谢云天两人的议论,在安静的田径场里,很不起眼。

    但是在场的人都是武者,两人再小的声音,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听着两人议论内容,高三所有学生心中那股羡慕的神色不由的一愣。

    正如谢云天反问欧阳修的那样,他们坐在正中圆那个位置,还真不能像正中圆那样。

    视若无人的一个人坐着几百上千人面前,接受所有人目光的注视。

    这是需要非常强大的心里素质才能做到,对比之下,他们发现他们的心里素质确实不如正中圆强。

    更他妈的气人的是,正中圆还在用眼神与他们对视。

    他们这些偷瞄的,反而被正中圆压了气势,不敢再偷瞄正中圆。

    心底一阵挫败,除了一班的学生,高三其余的学生,再不敢偷瞄正中圆。

    感受到自己学生的怂样,其余班主任心中异常恼怒。

    这帮不争气的东西,实力上比不过一班他们还能理解,毕竟资质和家世都比不上。

    但是现在连心理素质都比不过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真是妄为武者的身份。

    站在一班面前的刘丽,余光看着其余班主任脸上那不爽的脸色,心中顿时就像吃了蜜,无比的舒爽。

    心里对正中圆的那点不爽,转瞬变成了夸赞。

    真给老娘我长脸,不错,干得漂亮。

    场下众人的表现,坐在主席台上的黄星磊三人,自然也看在眼里,听在心里。

    眼睛维持着秩序,至于三人在想什么,只有三人自己清楚。

    其中最高兴的就是黄鑫磊,身为武道金丹武者,武道修为要比正中圆高三个大境界。

    所以在看到正中圆的第一眼,黄鑫空就发现了正中圆身上那即将步入后天境界的武道修为。

    在看着正中圆视若无睹走向观众席的瞬间,黄鑫磊一脸古怪。

    这小子到还真打算继续藏下去。

    不过以如今正中圆快要步入后天的实力,黄鑫磊顿时不再担心正中圆对他的诺言。

    一年后的高考,正中圆妥妥的是一匹隐藏的黑马,到时的结局肯定会惊呆所有人。

    心情大好的黄鑫磊,看着高三全体成员,目光都慈祥了许多,对于之后要讲的长篇大论,直接抛到了脑后。

    那句话说的好,开会的内容、长短,取决于领导的心情。

    隔着一个主席台的教师观看席,高三的全体老师则是面无表情,全当没有听见。

    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不能现场议论学生,有违师德。

    私底下的私人场合,议论却是没什么。

    但是现在不成,坐在所有自己的学生和其他学生面前,必须要维持老师的身份。

    感受着所有人投来的目光,正中圆心中有点无奈。

    这无背靠的椅子,太久没有坐过了。

    想想上一次,还是他十八岁的时候。

    那日,如今日一样也是晴空万里,他和广大学子一同坐在二月末便早已炽热的阳光下。

    听着主席台上由校长、校书记至系主任、学生代表等等一大堆人的长篇大论。

    而且都是听了几年,已经听着没有营养的废话。

    那日的情形不像今日,主席台上只坐着三位。

    一场会开下来,烧背的太阳变成烧头发,还有让人膀胱肿大。

    不过,今天,正中圆一点都不担心。

    武者都是简而言之、行事果断。

    根本不会像前世那些校领导一样,一个人讲下来就是生米煮成熟饭的时间。

    生米煮成熟饭,嗯!

    今天只有三人讲话,正中圆推断,这场会议应该会在三分钟之内结束,刚好是煎个蛋的时间。

    想到这,正中圆只感觉神清气爽。

    目光看向偷瞄他的欧阳修,正中圆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们才是重头戏,我看好你们。

    不明所以的欧阳修,被正中圆的笑容吓的一哆嗦,收回了目光。

    “好了,既然全体师生都到了,那么我宣布,东海县一中第二百九十届,高三高考动员大会正式开始。”

    黄鑫磊对着话筒,简而言之的说道。

    “请全体裁判员就位。”

    副校长张雨良接话道。

    “咻咻咻~”

    霎时间,十八道身影从右边的教师观看席中飞出,整齐划一的横排到主席台前。

    “去吧!”

    高三教导主任李国才点了点头,嘴里吐出两个字下达命令。

    “是!”

    十八万此次动员大会的裁判员,对着主席台上的黄鑫磊三人行武者礼得令道。

    正中圆这一届高三有十八个班,一个班五十人,高三全体共九百人。

    这九百人可以说是东海县最优质的学生,其余的资质稍差的学生都在县二中至八中。

    也就是说,东海县高中每一届的学生是七千两百人。

    初中没有人员限制,东海县有多少小学毕业的就招收多少。

    初升高,就是第一步次筛选,就相当于正中圆前世的高考。

    而且筛选的更为彻底,凡是资质不好的、修为差劲的,通通会在这一关被检测出来。

    这么筛选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筛下本身资质很好,但却因为家庭困苦,没有资源修炼导致修为不高的学生。

    武道资质不好的人,其初中毕业时的武道资质肯定好不到哪去。

    东海县的修炼资源有限,根本支持不了所有学生上读高中,便有了这个筛选政策。

    每位裁判员各带一个班级,出了田径场向武道训练室走去。

    田径场只是开会的地方,现在三分钟的会开完,田径场今天的使命也就到此结束。

    武道训练室,学校有五栋,其中一栋是单独的,为一班独有的武道训练室。

    其余四栋各有五层,合计二十个武道训练室,是其余十七个班学生的训练场所。

    多出的四层,改为了武道擂台,专供学生打擂比试。

    正中圆眼珠一转,起身追上一班的队伍,紧随一班众人后边往武道训练室走去。

    至于屁股下的椅子,自然会有人收拾。

    以正中圆前世的经验,收拾椅子的是高二或者高一的某个幸运儿。

    突然,欧阳修的身影从队伍中站出,等着班上的人走到前面。欧阳修便到了最后,转身便对正中圆想要来一个锁喉。

    但是早已看到这一切的正中圆,脚步一撮,躲了开来。

    “咦!不错嘛,你居然躲开了。”

    欧阳修用极度欠揍的语气,看着正中圆说道。

    “就你那磨磨蹭蹭的速度,我又不是瘫痪,怎么可能躲不过去。”

    正中圆听着这话不由的翻了个白眼,说道。

    “干什么呢,你们两,这还在退场呢,要玩给我回去玩。”

    刘丽大步走来,美目含煞的看着正中圆二人,低声的说道。

    “快走,快走。”

    正中圆瞄了眼刘丽,随即心虚的低下头,对欧阳修喊道。

    每一个学生在学校最惧怕的只有两人,一是自己班的班主任,二就是年级主任。

    见到这两人,比见到校长都让人害怕。

    脚上小步子走起,正中圆还要装作病弱,一副戏精上身,走路连喘带哮的。

    看着两人快步的跑到班上的队伍,刘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两活宝。

    “双休日在干吗呢。”

    回到队伍,欧阳修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刘丽的身影,低声的对正中圆问道。

    “带我妹去动物园玩了。”

    正中圆淡淡的说道。

    “靠,你还是不是兄弟了,去动物园玩居然不叫我。”

    欧阳修不爽的看着正中圆说道。

    “带你去干吗,你又不是我儿子。”

    正中圆撇撇嘴,占便宜的说道。

    “我~”

    欧阳修气急的看着正中圆,说不出话来。

    小样,还跟我斗。

    正中圆挑衅中带着一丝不屑的看着欧阳修。

    前世高中就是靠这种占便宜的方法,打遍天下无敌手。

    “下次我带你去。”

    憋了好久,欧阳修眼珠一转,笑着对正中圆说道。

    “哼!”

    正中圆不由的一噎,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极度不爽。

    眼珠一转,想到了一篇文章。

    “放学了,跟我去一趟市场,你呆在门口别走,等我去买几个橘子。”

    正中圆语重心长,颇有一番老父亲的感觉,拍了拍欧阳修的肩膀说道。

    “小圆,怎么,你想吃橘子了?”

    不懂梗的欧阳修,不解的看着正中圆问道。

    “额~”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正经,这话说的,语气好像又在占我便宜。

    正中圆无奈的看了眼欧阳修,不接话,拍了拍欧阳修的肩膀。

    “你记住就行了。”

    说完,暂且占据优势的正中圆,一个快步往前换了个位置。

    “什么嘛?”

    看着逃走的正中圆,欧阳修一脸的懵逼。

    两人的小插曲就此结束。

    很快,一班的队伍掉了个头,进入了一栋,最上方写着:武道训练室的大楼。

    排好队,今天正中圆也在,五乘十的队伍正好整齐。

    四班的武道教师,李傅,看着自觉战队的一班,暗中不由的点头。

    在纪律这一块,还是有自觉心的人比较好管理。

    不像四班,李傅想着心中就叹了口气。

    “好了,大家都在一个学校,想必你们也得认识我,不认识也无所谓。”

    “该介绍的我还是要说的,我叫李傅,先天七重修为,四班的武道教师。”

    “今年,你们天才一班的武道测试就是由我来主持。”

    “对于天才的你们,我感觉我的压力很小,这次测试,我没有带着期望、也不会有失望。”

    “因为,你们都让我产生期望,那其他班级就根本没希望。”

    李傅幽默的自我介绍,顿时改观了一班对李傅的看法。

    没想到,以严厉著称的李师傅,居然这么风趣幽默。

    那四班流传出来的……

    一班的所有人,瞬间觉得,这个流言有必要改改。

    “啪啪啪啪~”

    说的好,也是一班所有人的心里感受,热烈的掌声响起。

    呼~

    听着掌声,李傅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说明,一班的人算是认同了他。

    作为老师,与学生的交流,最主要的就是引导学生对其的第一印象。

    是好是坏,决定了之后教课时,学生听课的认真程度。

    教学生武道训练多年,李傅虽然对待学生严格,但还是领悟到了这个教学要义。

    四班的学生也就不会叫他的外号是尊称,李师傅。

    不然的话,外号可能就是李扒皮等等。

    这世界上,传的不会一个人是说过的什么话,而是他做了的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