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道大帝 > 第两千七百零七章 血脉衍生神通



    在这万众瞩目的一瞬间,随着罗修主动迎了上去,那金色的神塔,也是顷刻间眼看着就要与他撞击在一起。

    “轰!”

    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即便是很多人都在心中呐喊着躲开,但罗修却毫无任何闪避的动作。

    他就那么横冲直撞,以纯粹的血肉之躯,硬撼证道七品神兵的攻击。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涟漪扩散,白色火焰被震荡的碎裂成漫天的光点消散。

    当所有人再次抬眼望去的时候,顿时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我的天啊,我看了什么?”

    “他竟然没有死?”

    ……

    战台的上空之中,随着迸发的光芒渐渐的消散,在虚空界中的所有人也都看到,罗修的身体只是轻微的晃了晃,然后就岿然不动。

    而那证道七品级法器的金色神塔,则被撞的后退。

    “这不可能!”

    “他的肉身难道可以媲美证道七品级神兵吗?”

    “肉身堪比大祖王,开玩笑的吧?”

    整个虚空界的观战席位上,可谓是一片的哗然。

    同时也有很多人注意到,罗修的脑后浮现出了四道神环,将他衬托的犹如一尊神王。

    也正是有了这四道神环所蕴含的力量加持,他才能够凭借证道六重级的肉身战体,硬撼证道七品级的法器攻伐。

    当然了,以那太上明的修为,也无法将一件证道七品级的法器威力全部发挥出来,也有一部分这个原因。

    但不管怎么说,罗修以肉身战体硬撼证道七品神兵,着实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给震撼住了。

    包括那些大祖王级以上的老一辈强者。

    就在这时,罗修抬手一抓,一杆古朴的断戟出现在他的手中,身影一闪,朝着太上明杀去。

    罗修的速度并不算多块,因为他并没有动用雷龙法的加持。

    然而在所有人的眼中,那太上明的动作却是变得无比的迟钝,眼看着罗修的断戟轰杀而来,却像是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一般。

    “嘭!”

    下一刻,罗修手中的断戟就狠狠的轰击在太上明的身上,将他打的横飞出去,鲜血迸溅。

    与此同时,罗修的身影继续跟进,断戟无坚不摧,将太上明的身体,击碎在空中,血雾弥漫。

    顷刻之间,现场的所有人,皆是一片的死寂。

    “这怎么可能?”

    “太上族的天才,竟然被如此轻易的杀死了?”

    “罗修的速度并不算快,太上明为何没有躲开?”

    所有的观战席位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震惊与不解的表情,因为刚才他们所看到的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在罗修出手的时候,速度并不快,莫说是太上明这种天才级的强者,就算是换做一个普通的证道六重境修士,也能比较轻松的躲开。

    但结果却是,面对这种速度根本就不算快的攻击,太上明的反应却很迟钝,转瞬之间,就被斩杀了。

    “是一种特殊的神通道法!”

    “没错,太上明之所以反应迟钝,是因为受到了神通道法的影响,而这种道法具备减速的能力,可影响时空!”

    “难道是时空大道之力?”

    “不太像,因为我并没有感应到时空大道的气息。”

    诸多大祖王级以上的强者,眼界相对更高,看出了些许玄奥,但也无法完全看透这里面的玄机。

    而随着这些大祖王级以上的强者做出推断,最起码有一点是可以笃定的,那就是罗修掌握有一种可以让人减速的特殊能力,亦或是一种神通道法。

    类似于这种能力,并不算罕见,比如一些特殊的法器,亦或是强者掌控时空之力,都可以造成类似的效果。

    最关键的,则是这种能力的极限,是什么程度。

    但有一点毋容置疑的是,连太上族拥有皇级血脉的天才都轻而易举的被杀死,凭借这种特殊的能力,加上强横的肉身,证道六重境这一层次,堪称是没有几个人能是罗修的对手了。

    各种猜测,众所纷纭。

    太上明的死,让在场的更多人,都震撼于罗修所表现出来的实力。

    毕竟他所修炼的岁月,只有两万年左右。

    “真是可怕的能力!”

    被云殇尊称为师祖的黑袍老人眸光凝重,他算是明白为何高高在上的天尊会对这个年轻人如此的看重了。

    他甚至隐隐有一种猜测与怀疑,这个年轻人所掌握的减速能力,有可能是他自身血脉衍生出来的一种神通道法。

    血脉之中,衍生出神通,这可是唯有传说中十大至强神族的血脉才具备的能力。

    “血脉之中衍生的神通?”

    在另外一边,太上叶也听到了身边老一辈强者的议论,脸色陡然一变。

    因为太上族的血脉虽然强大,却并不具备衍生出神通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太上族的血脉,比十大至强神族逊色一筹的原因。

    同时,身为太上族的顶级天才,太上叶也知道一些秘闻。

    一般而言,修士都只会是演化一种真我法,最终化为证道法,无论一个修士修炼有多少的神通,他的真我法,都只会有一种。

    而传说中的十大至强神族却不同,特殊的血脉可以演化出神通,加上自身所领悟的真我法,就相当于拥有两门真我法。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最强大的神通,就是自己的真我法,也是孕育自身大道的根本。

    “若是如此的话,他岂不是掌握有两门真我法?”

    太上叶的目光再次看向罗修的时候,眼神中就透出了深深的妒忌。

    身为太上族身具皇级血脉的天才,他对于罗修是完全不屑一顾的,即便是天尊亲口说他的血脉已经渐渐跳脱出太上族血脉的桎梏,化作一种全新的血脉,他也不认为这个人蜕变的血脉,会比太上族皇级血脉更加的强大。

    但事实上,他却狠狠的被打脸了。

    因为能够从血脉中衍生出神通的能力,就算是太上族的尊级血脉都做不到。

    这岂不是说,这个罗修孕育的血脉,具有成长为至强级血脉的潜力?

    “你越强,我就越兴奋,我一定会杀死你的!”

    即使是见识到了罗修所展现的强大实力,站在黑袍老人身边的云殇,依旧是心中弥漫着凛冽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