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道大帝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地牢

    玄阳宗山门,巍峨宫阙的深处,是玄阳老祖的闭关之地。



    玄阳宗主与诸多宾客打过招呼后,便来到了老祖闭关的密室前,恭敬道:“灵霜求见老祖宗。”



    密室门前的点燃的两盏烛火,火光摇曳。



    “宾客们都到齐了?”一道威严苍老的声音,蓦然从密室中传出。



    “回老祖宗的话,紫府宫的人还没到。”玄阳宗主恭敬答道。



    “陶老怪的架子倒是挺大,老夫之前与他传讯,都没有回应。”玄阳老祖冷哼了一声,似乎对紫府老祖这个时候还没到场,颇有些不满。



    “老祖宗,吉时已到。”



    玄阳宗主话音还未落下,密室禁闭的石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穿白袍,脑后悬浮有一道金色光环的老者,迈步从密室中走了出来。



    这老者一手背负在后,周身弥漫着一股俯瞰天下的磅礴气势。



    玄阳宗主看到这白袍老者,身子躬的更低了,玄阳宗能有如今的地位,一切便都因为这位老祖宗的存在。



    然而她的这份谦卑之态,落在玄阳老祖的眼中,却是让他眉头蹙起,“灵霜,你的天赋不错,这么多年来却还是武君四重境界,你可知道为何?”



    “灵霜不知,请老祖宗指点迷津。”玄阳宗主恭敬询问。



    “因为你还缺少一位武道强者的傲然之心,什么时候你在我的面前不再如此的谦卑,或许你就能够明白这一点,到时候你的修为将会突飞猛进。”玄阳老祖手捋白须说道。



    闻听此言,玄阳宗主面露疑惑惶恐之色,“灵霜不敢对老祖宗不敬,不知老祖宗为何要这样说。”



    “身为强者便要有傲然之心,若无强者之心,如何能成为强者?真正的强者,可不会对任何人俯首称臣。”



    玄阳老祖缓缓道:“你越是敬畏我,对我敬若神明,你便永远都无法超越我,我的寿元还有两百年的时间便要耗尽了,此生无望达到武圣境界,以后我们玄阳宗的传承,便要交付到你的手中。”



    “若是你无法在我陨落升天之前突破到武皇境界,我们玄阳宗千百年的基业,只怕就要毁于一旦了。”



    说到这里,玄阳老祖不禁长叹了一声,一方宗门世家的传承,最怕的就是后继无人。



    该提点的他已经提点了,武道修炼之路,每个人都各不相同,他也无法指点她更多。



    “走吧。”



    话音落下后,玄阳老祖便踱步向着宫阙外面走去。



    “参见老祖宗!”



    当玄阳老祖走出来后,喧哗一片的广场上,顷刻间变得安静下来,上千名玄阳宗的弟子,身穿统一的白袍服饰,皆都跪伏在地,高声大呼,声震天宇。



    “拜见老祖!”



    来自八方的宾客,也都纷纷起身,恭敬行礼。



    “诸位免礼。”玄阳老祖微微一笑,拂袖一挥,一股无形的气劲,便将所有人都平托而起。



    广场上聚集了起码有数千人,这玄阳老祖举手投足间便可影响到每一个人,这份修为堪称高深莫测。



    他的脑后悬挂着一轮金色的光圈,遍体闪烁着淡淡的金辉,恍若神明,又如谪尘之仙。



    混迹在人群中的沐子修和宁何州两位武皇,皆都压制自身的真元波动,面露凝重之色。



    他们两人,一个武皇三重,乃是一方地域狩猎者公会的巡察使,实力足可媲美武皇四重。



    而宁何州更是武皇四重修为,乃是走炼体武修路线的强者,在同级中属于顶尖高手,当初在紫府秘境中斩杀紫府老祖的时候,便基本上是他一人所为,沐子修只是负责压阵。



    但是当玄阳老祖出现的时候,却让他们二人都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个老家伙两千八百年果然不是白活的,一身真元修为深不可测。”沐子修沉声说道。



    “没想到南域一个小小的天武国,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宁何州的眼中也闪烁出一丝忌惮之色。



    他们忌惮的,并非是玄阳老祖的修为境界,这玄阳老祖的修为也是武皇四重,虽然修为一直都无法突破,真元却被他凝练的雄浑磅礴,浩瀚莫测。



    这才是沐子修和宁何州真正忌惮的地方,同样是武皇四重,宁何州自问,自己的真元,只怕要远远比这玄阳老祖逊色许多。



    “这老家伙寿元快要耗尽了,若真生死搏杀,他只怕耗不起你我,我们联手拿下他不成问题。”



    “就看那修罗能否真的破解这座七级护山大阵了,否则真的打起来,咱们两个说不定要交代在这里了。”



    沐子修和宁何州对视一眼,神色越加凝重。



    “哈哈,李兄两千八百大寿,孙某来迟,恕罪,恕罪啊……”



    就在这时,一声长笑从空中传来,一辆马车乘云驾雾而来,车撵是以碧玉打造而成,拉着的赫然是三头五阶火蛟龙,一个佩剑的中年男子为车夫,也有武君级别的修为。



    “孙老弟好大的排场。”李玄阳淡然一笑。



    平辈相称,毫无疑问,那车撵中之人,必然也是一位武皇老祖。



    车帘缓缓掀开,一个紫衣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身穿华服,头戴星冠,脚蹬云屡,眉心有一颗红痣,无形中便有一股威严,让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在场来自各方势力的武修,大多数人都不认识这位姓孙的武皇,只有少数人知道,此人名为孙千殇,是一个散修,名不经传,极少在世间走动。



    在李玄阳的左手边,孙千殇盘膝坐下,看到对面还空着一个位置,微微蹙眉,“陶兄还没来?”



    “大概他的架子比你更大吧。”李玄阳不置可否,似有些不悦。



    下方人群中,沐子修和宁何州的脸色更为难看了许多,又来了一位武皇,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铛!”



    蓦然,一声钟鸣响彻天地,余音缭绕在玄阳山的上空,清晰可闻。



    一座祭坛在广场的中央搭建而起,李玄阳凌空迈步走来,站在祭坛之上,祭拜天地。



    这种祭拜,一般是寿元即将耗尽的武修,向上苍祈祷,希望自己能够突破桎梏,修为更进一步,增添寿元,多活千秋万载。



    祭拜天地的整个过程,全场一片的肃然安静。



    而在这个时候,罗修已经在玄阳宗的山门,分别放置了一百多道阵旗。



    “终于完成了,这样就能破解护山大阵吗?”罗修的神识可以明确感应到每一道阵旗的方位,确认位置没有放错后,他略微松了一口气。



    “小子你怀疑本帝的阵法水平?”黑玄武帝哼了一声,“我让你布置的是一座小乾坤颠倒阵,只要激发阵法,便可让这座七级护山大阵停止运转一个时辰的时间。”



    “仅仅一个时辰的时间?”罗修眉头微蹙。



    “你小子贪心不足蛇吞象,若非你的修为太低,本帝大可直接让你夺取这座阵法的操控权。”黑玄武帝不满的说道。



    罗修尴尬的笑了笑,没有继续跟黑玄武帝争辩这个问题。



    现在破解护山大阵的手段已经布置好了,那么现在就是行动的时候了。



    此刻玄阳宗所有的高手都聚集在广场上,参加李玄阳的寿诞大会,这样一来,倒是让罗修的行动,方便了许多。



    不过玄阳宗这样的大宗门,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也不会放松戒备,在一些核心重要的地方,仍然有不少弟子负责看守警戒。



    搜寻了接近半个时辰后,罗修找到了一处地下密道的入口,在入口处有八名弟子看守。



    这八名弟子中,有五个是炼神九重修为,三个武王修为。



    在旁边的一块石碑上,刻着地牢二字。



    显而易见,这里既然被称作是地牢,应该就是玄阳宗关押犯人的地方,他的姐姐和柳家的人,很有可能就被关押在里面。



    罗修没有直接杀上去,而是借助隐匿阵盘的掩护,先在地牢入口的附近,布置刻画一座隔绝屏蔽气息的阵法,这样一来,这里面发生什么战斗,便不会有真元气息的波动被外界感知到。



    “轰!”



    他一上来就直接催动了吞虚灵火,铺天盖地的汹涌火海,向着这八个玄阳宗弟子淹没过去。



    “有人要闯地牢!”



    八名弟子反应过来后,立即大声喝道,但声音却被阵法隔绝,无法传到外面去。



    与此同时,罗修已经施展青龙破虚身法冲了上去,五色神光一闪而逝,便将这几人周遭的空间禁锢封锁。



    一声声惨叫与惊呼接连响起,在吞虚灵火的威能之下,这几个修为最高才武王修为的弟子,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地牢入口处看守的这些人实力不高,但罗修却并没有因此就放松警惕。



    他进入地牢幽暗的通道后,行进的动作很慢,神识始终处于外放的状态,敏锐的感应着四周的动静。



    蓦然,他的脚步突然停下,因为就在前面五米开外,他发现了一个极为隐蔽的警戒阵法,这个警戒阵法的级别,也达到了七级的水平。



    一旦有人不小心触发了这个阵法禁制,罗修估计那玄阳老祖,肯定会第一时间就知道有人闯入地牢了。



    不过这个警戒阵法既然被他发现了,自然就对罗修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他双手化作残影,捏出数十道印诀,一道道光束从他的掌指间飞出,宛如牢笼锁链一般,将这座七级警戒阵法的运转定住。



    随后他身影一闪,直接穿行而过,这座七级警戒阵法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紧接着,罗修又接连发现了一些阵法禁制,大多是警戒阵法,以及少数的困阵,只不过这些阵法的级别都不高,大多是五级和六级。



    片刻后他进入了地牢,里面阴暗潮湿,相隔十几米,会有一盏灯火,散放着昏暗的光线。



    地牢内部的空间很大,罗修能够听到许多谩骂,应该是与玄阳宗有仇的一些人,被关押在这里,暗无天日,心生怨恨。



    这里充斥着腐朽的气息,在几个牢房中,罗修看到了尸骨,恶臭扑鼻。



    “放我出去!”



    看到有人进来了,这些被关押在牢房中的人,皆都披头散发的伸出手来,面目狰狞丑陋。



    罗修面无表情,没有理会这些人,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善是恶,他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救走自己的家人,其他人的死活,他没有心情去理会。



    没过多久,罗修找到了一间比较大的牢房,看到了自己的姐姐,罗秀儿。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正在哭泣的孩子,已经有四五岁大了,牢房中阴冷而又潮湿,每一个人都是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柳家的一家老小,都被抓了过来,有一些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甚至死在了牢房中,躺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罗秀儿的丈夫柳原,此刻正被几个人指着鼻子大骂,却只能忍气吞声,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