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道大帝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击退孙千殇

    席书通能够修炼到武君境界,自然不是一个莽夫。



    他敢大张旗鼓,大摇大摆的过来,自然是已经提前探好了敌情。



    据他所知,除却那个叫做罗修的年轻人外,还有徐家老祖和炎月儿两位武君,一个武君二重,一个武君三重。



    “两个武君初期,杀之易如反掌!”席书通面露冷笑,因为他自己是武君七重境界。



    天武国周边地域,武君级老怪数量不算少,但绝大多数都是武君初期,少数武君中期,至于能达到武君后期以上的,则一个没有。



    “区区一座阵法,也想挡住我?”



    席书通注意到下方有阵法光幕时隐时现,当即冷笑一声,脚下火麒麟怒吼一声,顷刻间烈焰翻滚,遮天蔽日。



    漫天烈焰毫不客气的就直接轰击在了护山大阵上,让阵法中那些正在建造宫阙阁楼殿宇的工匠们,几乎吓破了胆子。



    “嗯?这阵法的档次不低啊……”



    下一刻,席书通的表情便微微一僵,因为他的攻击落在那阵法光幕上,竟是无法撼动分毫。



    只不过此刻的罗修还在秘境内闭关,这座护山阵法没有人来主持,否则的话,以七级护山阵法的威力反击,这席书通不过区区一个武君,根本就不够看。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边,有一道身影凌空踱步走来,赫然正是当初罗修在玄阳宗山门有过一面之缘的武皇强者,孙千殇!



    “书通,这是七级阵法,凭你的修为是破不开的。”孙千殇笑着说道。



    “原来是孙前辈。”席书通看到孙千殇,拱手抱拳行礼。



    孙千殇微微一笑,“为了对付长河门,当年玄阳老祖找到我,紫府老祖找到你师尊,却没想到竟是突生变故,你回去告诉你师尊,若是他还想要分一羹的话,计划便如期进行。”



    “是,晚辈一定将话带到。”席书通点了点头。



    孙千殇笑了笑,旋即目光落在罗修布置的护山阵法上。



    沉吟了片刻之后,他蓦然探出双手用力一撕,一股强劲的真元落在阵法光幕上,似要将之撕裂出一个豁口。



    但是阵法光幕却仅仅只是震颤了一下,旋即就恢复正常。



    孙千殇的脸色顿然变得不好看了,“区区一座七级阵法,也想挡住老夫?”



    说话间,他周身气势攀升,一道道金光,在他的体表绽放,一道金色的人形虚影,在他背后浮现,足有十几丈高大。



    金色人影虚空一抓,一个巨大的扇子凝聚而成,用力扇动之下,一片狂风,就朝着下方的阵法光幕汹涌扑去。



    这金色人影,便是武皇级强者修炼出的金身法相。



    武君境界凝聚元神,显化的是元神法相,而一旦达到武皇境界之后,元神与肉身合一,炼就金身,便可蜕变为金身法相。



    一位武皇全力出手,战力是无比惊人的,即便当初在玄阳宗大战的时候,沐子修,宁何州他们也都没有全力厮杀,而是都有所保留。



    金身法相的每一次攻击,都会让下方的阵法光幕泛起肉眼可见的涟漪波纹。



    按理说,一座七级护山大阵,凭借孙千殇武皇三重的修为是无法撼动的,但罗修布置的这座护山阵法,档次却要比真正的护山大阵低了一些。



    再加上这座阵法是自动运转的状态,无人主持,威力还要再降一筹。



    所以在孙千殇毫无保留的全力攻击之下,阵法光幕震颤的越来越厉害,逐渐落入颓势,似乎被强行轰开,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可如何是好啊……”徐经年此刻的心情,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一旦阵法被破开,在场的所有人,在那武皇强者的面前,就如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



    ……



    秘境内,中央修炼塔的第九层中,罗修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所布置的阵法,与他心神相连,外面那护山阵法被人强行猛攻,他自然是有所感应。



    虽然闭关修炼的时间不长,但罗修的收获却是不小,尤其是灵魂神识之力,不断的汲取伪神格中蕴含的灵魂能量,已经达到了武君九重,只差一线,便可突破,达到媲美武皇级强者的神识。



    此外,他周身真元充盈,对第三幅本源法则图的感悟,有了全新的进展,修为也随之水到渠成的,达到了武王五重境界。



    “就知道你们会找上门来。”罗修冷然一笑。



    ……



    阵法光幕已经开始扭曲变形,身处于阵法笼罩范围内的徐经年,炎月儿,神色都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来犯的人,可是武皇级别,而罗修当初从北血之地请来的两位武皇,可是早就已经走了。



    太玄门初建,还未真正的开山门,强敌来犯,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意识,一下子就失去了方寸。



    蓦然之间,那在武皇强者攻击下节节败退的护山阵法,陡然间威能大涨。



    徐经年和炎月儿齐齐回头看去,便看到那秘境的入口处,一道身影缓缓浮现,身穿黑袍,面色冷峻,正是罗修。



    罗修的出现,似乎一下子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了主心骨一般,焦虑不安的情绪,都稍有缓解。



    “滚!”



    沉声一喝,罗修抬手捏动阵法印诀,七级护山大阵的威能被激发调动。



    所有人都听到了轰隆一声巨响,磅礴的能量浪涛爆发肆虐,那在阵法外面凌空而立的武皇强者孙千殇,凌空退了几步。



    “好强的阵法,无人主持便可抵挡住我金身法相的数次攻击,这罗修出现后操控阵法之力,竟是又这般威能?”



    孙千殇惊疑不定的看向阵法光幕中的罗修,略作犹豫后,便再次驾驭金身法相,一掌向着下方的阵法光幕轰去。



    磅礴的真元波动,蔓延诸天。



    “遮天掌!”



    孙千殇这一次不仅仅动用了金身法相,更是还施展出了一门厉害的掌法,乃是九品武技。



    “盾!”



    罗修神情淡然,手中印诀变幻,波动的阵法光幕陡然凝结,固若金汤,宛如铜墙铁壁。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巨大掌印轰击在阵法光幕上,就像是击打一口大钟,爆发出极其恐怖的音波。



    音波横扫而过,将千米之外的一座山头,都直接削平,足可见其恐怖。



    护山大阵纹丝未动,有人主持与无人主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尽管罗修的这座七级护山阵法,要比玄阳宗的那座差了点,但也绝不是一个武皇三重能撼动的,除非是武皇五重以上,才能凭借强横的修为战力,强行轰开这座阵法。



    孙千殇的脸色又是一变,没想到自己的全力一击,非但没能撼动对方的阵法不说,反震之力,还让他的气血翻滚。



    “这绝不是普通的阵法,难道是护山大阵?”孙千殇想到了这个可能。



    “杀!”



    罗修双手捏动印诀,整座阵法快速运转,阵光交织,一道道玄奥的符文显现,爆发出惊人的光芒。



    一道璀璨夺目的百丈剑气,在阵光中凝聚而成,弥漫着一股无坚不摧的霸道气息。



    护山阵法,向来是攻防于一体,无人主持的时候,阵法只会自行运转,防御外界的攻击,而一旦有人主持的时候,便可激发阵光,爆发出恐怖的威能,灭杀来犯之敌。



    百丈剑气,声势浩大,横空而起,碾压天地,粉碎真空。



    噗!



    一道血箭飚射在空中,在百丈剑气的碾压之下,孙千殇背后十几丈的高的金身法相,渺小如蝼蚁。



    顷刻之间,他便倒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背后金身法相消散,肌体生出裂痕,武皇金身,差一点就要被斩的崩溃瓦解。



    孙千殇心神骇然,能够一击将他打成重伤,必须是武皇四重境以上的强者才能做到,显然罗修刚才激发的阵法威能,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这座阵法,非我一人能敌。”



    眼看那百丈剑气又朝着自己斩来,孙千殇直起了一身冷汗,当机立断,掉头就走。



    “孙前辈,你……”



    至于那刚开始还威风凛凛,脚踏火麒麟打上门来的席书通,则是彻底目瞪口呆了。



    “好你个孙千殇,妄你还是武皇强者,竟然只顾着自己逃走,将我一人丢下,这他妈不是害我吗?”



    席书通现在终于明白,对方能灭掉紫府宫,显然不是自己一个武君能够惹得起的,没看见连那武皇修为的孙千殇,都被吓得狼狈遁走?



    “你,站住。”



    就在席书通打算脚底抹油溜走的时候,一道淡漠的声音突兀从背后传来。



    与此同时,一股浩瀚莫测的气息,将他锁定,似乎只要他再敢向前走出一步,就会遭受到雷霆一击。



    席书通暗道一声倒霉,只能无奈的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之前那座护山阵法的阵光已经消失,席书通看到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人,面无表情的凌空朝着自己走来。



    “这位兄弟,这是一场误会。”席书通有些尴尬的苦笑道。



    他很清楚,刚才就是这个黑袍年轻人驾驭那座大阵,击退了武皇修为的孙千殇。



    那可是武皇级强者,与他的师尊是同级别的存在!



    “误会?我怎么听说,你一上来就大呼小叫的让我滚出来?”罗修冷然笑道。



    席书通的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哭丧着脸道:“这真的是一场误会。”



    “你认识刚才的孙千殇?”罗修又问。



    席书通第一反应就是要否认,但是当他注意到罗修冷漠的眼神时,心里顿然就咯噔了一下。



    他估计,在孙千殇逃走的时候,自己叫了一声孙前辈,大概是被对方注意到了。



    各种念头在脑海中电光火石般闪过,席书通最终还是选择了点头承认,“那孙前辈与我师尊是故交。”



    “你师尊是谁?”罗修眉头微蹙,此人是武君七重修为,能够教导出这样的弟子,其师尊,最起码也是一位武皇。



    “百里元龙,便是我的师尊,两年前,我师尊他老人家接到紫府老祖的邀请,要联手对付长河门,除却我师尊之外,那玄阳宗的老祖李玄阳,还邀请了孙千殇,准备合四位武皇之力,破掉长河门的护山阵法。”



    听到这里,罗修面露疑惑,紫府老祖和玄阳老祖联手偷袭击伤了长河老祖,更是又邀请其他的武皇,要破掉长河门的护山阵法,到底有什么目的?



    对于这个问题,席书通却也并不知道,他所扮演的角色,不过是百里元龙和紫府老祖之间送信跑腿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