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道大帝 > 第九百零九章 锻体术

    一身修为,近乎是在瞬间就消耗了接近九成,时光长河就如同一个无底洞,罗修必须源源不断的提供修为,才可以让它持久的存在下去。



    否则一旦时光长河消散,那么红发男子就必然恢复自由,以其强横的修为有了防备之后,便很难再次得手了。



    “精血燃烧!”



    罗修毫不犹豫的燃烧了精血,他如今掌握第九重生命法则,可以同时燃烧身上九成的精血,每一滴精血的燃烧,都可以为他提供磅礴的修为,以此来支撑时光长河的损耗。



    红发男子的身体被时光长河给定住了,罗修的身影则漫步在时光长河中,犁天剑出现在手中,一步步的朝着红发男子逼迫过去。



    “你要做什么!?”



    看到罗修朝着自己走来,红发男子的神情变得沉凝起来,因为他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杀意没有丝毫的掩饰。



    罗修没有回答对方,而且他觉得对方问的也是废话,都到了这种地步,我除了杀你,还能做什么?



    “你可知道我是谁?你敢杀我?”看到罗修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红发男子也越加的声严厉色起来,失去了镇定。



    嗤!



    罗修根本懒得多说一个字,犁天剑横起挥动,剑光如同匹练,带起一颗鲜血喷溅的头颅。



    就算红发男子是神帝境强者,他的护体神力也抵挡不住犁天剑的锋锐,因为这柄神剑,乃是一柄九等神器,甚至是一件九等神皇战兵!



    在这种对方无法反抗的状态下,犁天剑要撕裂他的防御和身体,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罗修抬手又是一剑将红发男子的头颅劈开,将其灵魂本源凝聚的神格取出,掌指间神火汹涌,湮灭其神格中残留的意念。



    噗!



    罗修张口喷出一道鲜血,时光长河消散不见,他的脸色也变得无比的苍白。



    他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此时此刻的状态已是虚弱至极,抬手将红发男子的储物戒指和无头尸体收起,瞬息间就化成遁光,消失在远处的星空。



    远处,宋成愣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罗修与红发男子的一战,可谓是让他大开眼界,尤其是两人大战而摧毁的大片星空,千疮百孔,弥漫着凌厉无匹的杀意和法则。



    化作遁光飞驰在星空中,罗修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此刻他的状态虚弱到了极点,修为近乎完全损耗殆尽不说,燃烧九成精血而带来的虚弱感,更是让他想要就此昏睡过去。



    他本能的从储物戒指取出各种疗伤和恢复的神丹,浓郁精纯的药力在体内散开,他的身体就如同干涸的泥土,疯狂的汲取着一切的能量。



    ……



    三个月后,在一颗荒芜的星球上,周身法则神光缭绕的罗修,缓缓的睁开了双眸。



    这一次只是损耗比较大,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势,所以恢复起来自然不像上次那么困难。



    红发男子的储物戒指里面有大量的精元丹,而且还都是五等精元丹,再加上他自己炼制的丹药,如今已经完全恢复过来。



    尽管损耗很大,但时光长河的神通还是很强的,因为天道法则的约束,他在下级星空没法与噬神兽合体,也不能将巨人傀儡祭出,一切都凭借是自己的实力。



    不过罗修并没有因为杀死红发男子就觉得自己有多么的了不起,一名神帝初期在三千大世界都算不上是最顶级的强者,放在更加广阔浩瀚的八方至尊界,那更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罢了。



    但是红发男子的出现,却给罗修敲响了警钟,他觉得天河岛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以前他认为天河岛或许只是走了狗屎运得到了苍天之力,所以才会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里崛起,称霸下级星空。



    但是红发男子的出现,却让罗修的心里有了新的推测,天河岛的背后,应该有势力在暗中支持,而且这股势力,甚至有可能来自八方至尊界。



    在红发男子的储物戒指里,罗修找到了一枚白玉色的骨片,骨片有巴掌大小,晶莹剔透,宝光四溢,上面刻有如同鬼画符般的文字。



    这种文字极其的古老,甚至比太初时代的古字还要更加的久远,上面所记载的,赫然便是器书的残篇!



    由此看来,天河岛主亲手灭掉苍龙城之后,这枚记载有器书残篇的骨片,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抢走的,后来又落入了红发男子的手中。



    即使是残篇,也足可让罗修内心激动澎湃了,上面记载有炼器之术与炼体之术的种种玄奥。



    经卷书之中,玄奥无数,不同的人拿来参悟,参悟出来的东西也都不尽相同。



    就如同丹经,纪玄崆得到丹经数百万年,但始终都没能参悟出丹经真正的玄奥,只是从中得到一些启发,领悟出了极其高明的炼丹法诀。



    纪玄崆也是凭此,成为了声名显赫的神丹大宗师。



    但是纪玄崆从丹经中所领悟的,只是皮毛,丹经中隐藏的炼魂成圣诀,他并没有发现,也没有领悟。



    不仅如此,罗修从丹经中领悟的炼丹之术,要比纪玄崆所领悟的更加高明。



    白玉骨片的边缘有碎裂的痕迹,上面的器书之术,并不完整,但也能让他获益匪浅。



    丹经的精髓,是炼丹如炼魂,而器书的精髓,则是炼器如炼体。



    从骨片上的器书残篇中,罗修便从中领悟出了一门锻体之术!



    此外记载有器书残篇的骨片,坚硬无比,即使是用犁天剑都无法在上面留下丝毫的划痕,这让罗修惊异莫名。



    他猜测,这枚骨片,有极大的可能性,就是器书的原本!



    实际上丹经,器书,阵卷,都有原本,只是原本早就已经失传不可见,后世所流传的,也都是历代强者根据原本烙印下来的内容。



    原本是最珍贵的,后世强者所临摹烙印下来的,实际上并不蕴藏有原本全部的玄奥。



    即使是太上情所处的那一世,也没有见过经卷书任何一种原本,所以罗修知道他得到的丹经和阵卷并不是原本,也没有奢望过可以得到原本。



    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



    咬破指尖,将一滴鲜血涂抹在骨片上面,原本晶莹剔透的白玉骨片,渐渐的染上了一抹血红。



    蓦然,骨片渐渐变得模糊,虚幻,犹如一道影子,融入到了罗修的体内。



    器书残篇中所领悟的锻体术并没有让罗修的炼体境界进一步提升,他的炼体境界依然还是神尊巅峰,但修炼了锻体术之后,他的境界不变,肉身战体,却更强大了。



    这让罗修的内心惊喜不已,有了器书之术,他的武道便在趋近于圆满的道路上,跨出了一大步。



    即使是将来无法凑齐完整的器书之术,罗修也不觉得什么,他所修的无相之道,其精髓便在于推衍,创造,与开创。



    他当初可以通过残篇来补全阵卷,那么有朝一日便可以通过器书残篇,来补全器书之术!



    尽管他所补全的,会与真正的阵卷与器书有很大的不同,但他所推衍出来的,实际上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若真的按照前人之路按部就班的修炼,反倒是落入了下乘。



    天河岛,罗修是不打算再去了,最起码现在不能去,因为他不清楚天河岛到底还隐藏着多少强者,在有些底牌不能动用的状况下,如果自己无法对抗的强者,就真的麻烦了。



    “上界的武修还真是富有。”



    红发男子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被罗修全部都整理出来,收入到自己的戒指里。



    五等精元丹的数量有三千多万,神药以及炼器材料也有一大堆。



    此外在红发男子的身上,罗修又得到了一块铭刻有苍天之力符文的腰佩,与他此前得到的两块腰佩相差无几,其中都烙印有特殊的印记,除却特定的某个人,别人若是得到,也没法拿来用。



    苍天之力的层次太高,罗修的无相法则无法模拟演化,否则的话他的一切底牌手段都能施展了,何必还因为忌惮不敢去天河岛?



    “还是先去封魔谷看看吧。”



    缓缓站起身来,罗修的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在没有觉醒太上情记忆之前,他在武道上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性的。



    当他发现自己从永恒神域出来,然后出现在时光之星上的时候,罗修就有了打算和目的,一个目的就是将无量神帝的棺椁从时光之星带走,第二个目的是复活小江铭,然后去齐家看望齐玉蓉,最后走一趟封魔谷。



    后来因为天河岛的出现,以及姹紫嫣的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天河岛的事情暂且放下,罗修就只剩下封魔谷还没去了。



    抬手一翻,一枚龟裂的残玉就出现在掌心,这枚残玉上面有一道裂痕,是两块残玉碎片所组合而成。



    其中的一枚残玉,是于之周送给他的,另一枚残玉则是在神天界的深渊魔坑底部得到的。



    将修为注入残玉,一道道光芒便嗡嗡的震颤出来,罗修隐约间就感知到了来自于远方星空的召唤。



    召唤气息的来源,就在封魔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