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道大帝 >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天魔之祖

    当罗修原路返回从死之门出来的时候,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杀机。%%%%e%%f%%%%e%%f%d



    紧接着,他看到了枪屠尊者,而此刻的对方正手持紫色的长枪,一枪朝着他的眉心刺了过来。



    正如罗修在死之门后的那个房间里看到的玉简里说的一样,枯木和枪屠两位尊者在生之门的后面还真的没得到什么东西,而且生之门的后面还有不少阵法禁制,让他麾下的那些九轮大帝死伤了不少。



    所以两位尊者走到生之门的尽头之后很快就回来了,但却并没有看到罗修。



    于是两位尊者就猜测了两种可能,那修罗尊者要么就是进入了死之门,要么就是已经离开。



    不过他们更倾向于前者,所以二人就在死之门的附近埋伏,如果等上一段时间后对方没有从死之门里出来,就说明对方要么是离开了,要么就是死在了里面。



    而如果对方从里面出来的话,他们就会立刻出手偷袭,在有心算无心之下,他们就不相信两人联手还打不过对方一个人。



    所以当罗修从死之门里出来的时候,枪屠尊者就第一个出手了。



    常年混迹在武修的世界里并且可以修炼到罗修这个境界,无论是心境还是心态自然都不用说,即使是在面对偷袭的时候,也能保持着冷静,并且极快的做出反应和还击。



    因此当罗修感受到一股杀机临近的时候,他就已经祭出了仙道盘,同时挥手就是一道仙王大手印拍了出去。



    轰的一声,枪屠尊者的长枪与仙道盘撞击在一起,尽管他这一枪的威势十足,但在仙道盘上却连一点痕迹都没能留下,反倒是他自己被仙道盘的反震之力震的差点吐血。



    仙道盘被罗修炼化了两重禁制之后,已经达到了道主之宝的档次,因为是天地孕育的仙宝之胚,实际上如今的仙道盘已经是跟荒塔同级别的宝物了。



    荒塔太过于醒目,所以罗修才很少动用,虽然荒塔得到的更早,他反而对仙道盘的操控,更加的得心应手。



    “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长枪轰在仙道盘上的瞬间,罗修的仙王大手印也来到了枪屠尊者的头顶。



    不仅如此,因为枪屠尊者进入了他周身百米的范围,罗修也在第一时间开启了自己的无相领域。



    顷刻间,一股可怕的危机感出现在了枪屠尊者的心头。



    如果没有无相领域的压制,那么这一道仙王大手印最多让枪屠尊者受伤,但是罗修的无相领域足可将至尊后期强者的攻击轻松化解,一个至尊初期被笼罩在领域中,近乎是直接就失去了抵挡之力。



    所以,伴随着嘭的一声,枪屠尊者的身体直接就被拍碎了,尸骨无存!



    罗修探手一抓,那紫色的长枪就落在他的手里,他挥动了两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杆枪还算不错。”



    不远处,同样也准备出手的枯木尊者整个人愣在了原地,还有更远处的那些被两位尊者带来的人,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即使是他们曾经看到过这个人击杀魂刀尊者的场景,但是比起此刻刚刚干掉枪屠尊者的那一幕,明显是后者来的更震撼一些。



    不紧不慢的收起枪屠尊者的戒指,罗修看向枯木尊者,笑道:“枯木道友也想对我出手吗?”



    尽管罗修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杀机,但当自己被对方的目光注视的时候,枯木尊者还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当他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对方给吓住的时候,额头上不禁泛起了冷汗。



    “修罗前辈说的是哪里话,枪屠不知好歹居然敢在这里伺机偷袭,他是死有余辜。”枯木的脸上挤出一个笑脸,甚至把自己的姿态放低,称呼了罗修一声前辈。



    一般来说,以他至尊初期的修为,最少也得是至强者才有资格被他称呼一声前辈,可见枯木尊者此刻为了活命,连脸皮都不打算要了。



    “呵呵,你说的对,魂刀和枪屠都是不知所谓的蠢货,而你实际上也比他们两个好不到哪里去。”



    当罗修说话的时候,他识海中的磅礴神识之力就已经陡然迸发,他的神识化作一柄屠神的魔刀,瞬间就劈进了枯木尊者的识海。



    “你……”



    枯木尊者察觉到的时候脸色大变,但是他却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因为他必须竭尽全力的来抵挡冲入自己识海的灵魂攻击。



    “噗!”



    一杆紫色的长枪洞穿了枯木尊者的脑袋,在身死道消之际,枯木尊者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懊悔,他自以为是的算计过来算计过去,却怎么都没有算计到对方的实力根本就是强大到足可碾压,足可无视一切阴谋诡计的地步了。



    同时他也无比的后悔,如果他和枪屠尊者没有想着偷袭,而是一上来就全部动用自己最强大的底牌,或许还能够挣扎一二,但结果却是他们连挣扎的资格都没有。



    紫枪一抖,一团紫色的火焰便将枯木尊者的身体焚烧成了灰烬,他的本命火借助初元圣火化为了紫色,自然已经达到了至尊之火的层次。



    当罗修的目光扫向那些追随两名尊者而来的人时,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甚至连身体都有些发抖。



    对于已经可以轻松干掉至尊的罗修而言,九轮大帝级武修的储物戒指,罗修已经有些看不上眼了,所以他对这些人倒也没有动什么杀念。



    罗修也看到了韩术一家三口,自从韩燕死了之后,这一家人便都沉浸在悲痛之中。



    不过罗修并没有与这家人说什么,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他也只是觉得韩术这个人还算不错,如果浩劫还没有来临,他或许还会考虑让韩术加入斩魔谷,但如今浩劫早已开始,连道尊多已陨落两位,他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人平安度过这场浩劫就很不错了,那还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想其他?



    身影一闪,罗修就已经消失在原地,直到他消失了很久之后,那些位九轮大帝才送了一口气,每当回想起三位尊者被杀的一幕,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一个让他们敬畏恐惧的黑色身影。



    在问天宫里击杀了三名至尊,罗修从他们的储物戒指里也都各自得到了一份相对比较详细且完整的玉简地图,至于那份价值一万祖石的地图,则被他无情的随手就给扔掉了。



    天雾岛的问天宫,只是整个问天遗迹中比较有名的地方之一,根据无尽岁月以来一代代强者在这片遗迹中发现的种种线索整合在一起,古老时代的问天宗,价值最大的地方有三个。



    第一个是天道阁,乃是问天宗存放功法秘术,神通仙术的地方。



    第二个是仙宝楼,乃是问天宗的宝库!



    第三个是洗礼池,据说池中之水蕴含有精纯的仙力,可以让人脱胎换骨,化为仙灵之体!



    相比起这三个地方,问天宫反倒是不那么有名气了,即便问天宫传闻是问天宗之主的修炼地。



    一宗之主固然非同凡响,但问天宫里无论是机缘还是财富,都绝对比不上那三个地方。



    不过相对而言,那三个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据说太虚神龙界的两位龙尊来过,但最终也只能退走,无可奈何。



    根据罗修的推测,既然问天宫之主有可能是问天宗主,那么宗主是一位天仙,作为宗门最重要的三个地方,其存在的阵法禁制,最起码也能抵挡的住天仙级强者。



    哪怕是历经岁月变迁,以及大战的破坏,残存的禁制也非同小可,道尊若是强闯,一不留心也存在有陨落的可能。



    权衡一二后,罗修也没有去那三个地方碰运气,如果碰运气就能得到好东西,无尽岁月来总会有运气不错的人,不可能轮到他。



    ……



    与此同时,荒界的魔道圣地之中,一股浩瀚的滔天魔气弥漫在天地间。



    自从荒祖道尊被杀,荒界沦陷之后,以前在玄黄圣宗和太虚龙族支持下的魔道圣地和血剎族就再次崛起了,成为了荒界的霸主。



    罗修上一次凭借人仙之力扫荡荒界的时候,因为时间有限,所以他主要是针对那两个道主级强者,如魔道圣地和血剎族这样的小地方,他也没有去搭理,故而躲过了一劫。



    “小女娃,你还是放弃吧,凭你那微弱的意志,不可能反抗老祖我的。”



    在魔道圣地的深处,也就是滔天魔气的源头处,一个绝代姿容的女子的识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如果我的意志真的如你所说的那么微弱不堪,你还会跟我废话吗?恐怕你早就已经占据我的身体了。”



    另一个声音响起,识海中浮现出了两个女子,一个是胡青青,另一个眉宇之间与胡青青有些相像,但也是一个堪称绝色的女人。



    胡青青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便是天魔之祖。



    她是天魔之祖的后裔,在天魔之祖还没有陨落的时候,她还仅仅是一个连神魔都还没有修炼到的小女孩。



    天魔之祖,曾经是青天道主的宿敌,可想而知她的强大,如果那个时代没有青天道主的话,她必然会是那个时代统御诸天的道主存在。



    “最多再过九天,即使是我无法强行融合你的意志,你的意志也会被彻底的封印起来,我仍然会借你的身体重生,我等待了无尽的岁月,就是为了这一天,我会成为道主,乃至成仙!”天魔之祖冷笑说道。



    “呵呵,虽然我是你的血脉后裔,但我却依然还是要告诉你,你终究只是一个过去的失败者而已,就算你借我的躯体而重生,你还是改变不了你是一个失败者的事实!”



    “你给我住嘴!”天魔之祖厉声喝道。



    “如果说这个时代会有一个人成仙,那么这个人肯定不会是你,只会是他……”



    胡青青并没有理会天魔之祖的呵斥,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心中浮现出了一个背影,那个经常穿着黑色长袍,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让她朝思暮想的伟岸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