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道大帝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不可再三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不可再三



    修行不是一朝一夕,尤其是对于罗修这种刚突破到一个全新境界不久的人来说,他需要时间来熟悉这个境界,当道境圆满之后,方可进军下一个境界。



    他没有用仙道盘赶路,而是在空中踱步而行,俯瞰山河万里,遥望天穹无尽。



    “嗡!”



    忽然间,一道剑光从下方的山林中飞出,速度快如极光闪电,直奔空中的罗修而来。



    踱步在空中的罗修眉头微蹙,抬脚向下一踩,将斩来的剑光斩碎。



    与此同时,他的神识扩散开来,目光也俯瞰看向下方。



    下方的山林里,有几个年轻的男女聚在一起,他们的身前燃烧着一堆篝火,上面正在烧烤着一头拥有特殊血脉的异种仙兽。



    “我最讨厌有人从我的头顶上踩过去。”



    说话的是一个长发飘飘的青年,眉宇间带着与其说是傲气,不如说是骚包。



    刚才的剑光就是他斩出去的,看到剑光被对方一脚踩碎,这长发青年眉头一挑,面露不悦,“你是哪家的弟子?竟是如此的不懂礼数?”



    与下界不同,仙界的修炼环境无比的优越,尤其是那些出身不凡的天才,修炼到仙道境界根本就不会用多少时间,几百年即可做到。



    对于很多的大势力来说,这些天才只有修炼到地仙境界以后,才会准许外出历练,毕竟留在山门里闭关一味的苦修,最多也就是修炼到天仙的境界,将来若要问鼎仙王,乃至仙君仙主,必须增长见识,更多的去悟道。



    自己不过是路过这里而已,就因为从这些所谓天之骄子们的头顶上过去,这些人便不由分说的意图动手伤人。



    很显然,下面那些个家伙,一个个的都是大势力出来历练的天才。



    “年轻人在外历练还是谦卑一些的好。”



    罗修并没有跟他们计较的意思,淡淡的说了一句,便继续向前走去。



    “你也不过是地仙修为,居然一副老前辈的语气教导我?”



    长发青年忽然起身,冷笑道:“是不是觉得刚才踩碎了我的剑光,所以觉得自己很了不起?那不过是我随便弹了一下手指,本公子若要杀你,你早就死了。”



    罗修的身形并没有丝毫的停顿,对于这些在温室里闭关修炼几百年达到地仙境界的天之骄子们来说,他的确称得上是老前辈了。



    虽然修炼了几百年,但这些人终究是很少与外界接触,一个个自命不凡,罗修也懒得跟他们计较。



    “给我站住!今天你不给本公子跪下道歉,休想安然离去!”



    然而罗修却是表现出一副懒得与你计较的姿态,那长发青年反倒是认为他怕事了,更加的变本加厉。



    “嗖!”



    长发青年纵身一跃,化作一道剑形遁光,瞬间就来到了罗修的面前,一柄仙剑被他祭出,横斩向罗修的双腿。



    下面其他几个年轻的天才们都带着笑意,同样是地仙的境界,他们这些天才远要比同境界中的绝大多数人强大的多,自然不认为长发青年拿不下这个对手。



    “念你年轻,修行不易,切莫自误。”



    罗修身影轻轻一闪,剑气就横斩而过,只是斩中了一道残影,他的身形则从长发青年的身边走过,从容淡定。



    “你居然敢躲?原本只打算斩你双腿,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本公子的厉害了!”



    长发青年脸色难看,下面的那些天才同伴都看着呢,自己居然连一个地仙都拿不下,到时候肯定会被人拿这件事情来嘲笑他。



    “一可再二,但二不可再三。”



    当长发青年再次催动仙剑斩来的时候,罗修的身形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来。



    他的声音依旧平淡,但却透出了一丝冰寒的冷意。



    “锵!”



    只见罗修抬起一根手指,他的指尖与仙剑碰触的刹那,这柄上品仙剑竟是瞬间寸寸崩裂,化成了漫天的齑粉,飘散在空中。



    与此同时,他的这根手指恍若化为了擎天神柱,指肚如大印,朝着长发青年碾压而去。



    “咚!”



    虚空一阵晃动,长发青年的身体轰然爆开,化为血雾,被风吹散。



    下方山林里围在篝火旁边的那些个天才骄女们,一个个的目瞪口呆,当看到长发青年被瞬间碾杀的时候,他们恍然警觉,似乎招惹上了一个很可怕的人。



    然而罗修却并没有理会他们这些人,他只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便继续转身走去,横渡在空中。



    其实很多时候,他并不是一个暴脾气,也并不是说只要有人招惹到自己的头上就要赶尽杀绝才行。



    但同样,他的脾气也不太好,因为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上,没有人会惯着你那骄傲的臭毛病,他给过对方机会,而既然对方不珍惜,那么你就可以去死了,否则将来遇到其他脾气更差的高手,死的只会跟惨。



    “徐飞宇师兄死了……”



    几个自命不凡的天才皆都脸色惨白,直至那黑袍身影消失在远处的空中,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要知道那被碾死的徐飞宇在他们之中实力足可排入前三,却一个照面都挡不住,就被人一根手指头碾成了血雾。



    “我已经把消息通知给仙门了,飞宇师兄的恩师乃是天仙长老,必然可以斩杀此獠!”有一个青年说道。



    他们这些人所出身的仙门距离此处不远,没过多久,一名中年男子还有一个漂亮女子便化作遁光飞来。



    “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弟子?”中年男子便是那些天才们口中所说的天仙长老,也就是被杀的徐飞宇的师父。



    有人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那与天仙长老一起来的女人忽然抬手,啪啪啪……给了这些年轻人一人一巴掌。



    “仙门让你们出来历练,不是让你们在外面惹是生非的,飞宇固然有错在先,但你们这些同门师兄弟却不及时劝阻,都有过错!”



    漂亮女子眼中带着冰寒的冷厉,“都给我滚回去面壁思过,每个人最少面壁百年!”



    那些年轻的天才们都低垂着头,没有人敢反驳,脸上都是火辣辣的,却连抬头都不敢。



    这个漂亮女子与他们不同,她名为刘飞佳,是仙门的顶级天才,也是刘飞宇的姐姐,在十年前突破成为天仙,成为了仙门之中最年轻的长老。



    “佳儿,我这就去追上那个狂徒,必然将之抽魂炼魄,以祭飞宇在天之灵!”中年长老对刘飞佳说道。



    “我弟弟飞宇固然有错,但对方却毫不留情的把他给杀了,自然要一命偿命。”



    话音落下,刘飞佳便与中年长老一起化作遁光,朝着那黑袍青年离去的方向追去。



    踱步于虚空之上,神念遨游于太虚之间,感悟天地规则奥妙的神奇。



    随手碾杀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天才,罗修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如这样的地仙,在浩瀚的仙界每年都不知要死多少。



    他的速度并不快,所以刘飞宇的姐姐和师父很快追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罗修停下了脚步,蹙眉看向前方二人,“你们是为刚才那个年轻人而来?”



    “没错,被你所杀之人,是我的弟弟。”刘飞佳的一双美眸中带着寒霜,“他虽有错在先,但你却痛下杀手,未免太过狠毒了。”



    “狠毒?”



    罗修摇了摇头,“你真的了解情况吗?我不过只是路过,而仅仅因为他见过我从上方御空飞过而心生不爽,就要斩我双腿,让我跪下道歉。”



    “那的确是我弟弟不懂事,但他死了!”刘飞佳的眼中透出杀意和恨意。



    “我觉得他死有余辜,其实我给过他机会,以他那种目中无人的性格,即便没有我,将来也会招惹上别人,或许还会给你们仙门带来灾祸。”罗修如此说道。



    “同样的,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就此离开,我不会跟你们计较。”



    “好一个狂徒!你不过一个小小地仙,何来这么大的口气?你可知我们乃是有仙王坐镇的仙门?”



    中年长老怒声喝道,“佳儿,跟这种狂徒没什么可说的,杀了他为飞宇报仇。”



    “仙王又如何?仙王之上还有仙君仙主,纵是一方圣地也会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何况是一个小小的仙门?”



    “区区地仙,口气简直大的吓人,本座倒要看你有何本事!”



    中年长老杀机凛然,体内透出强大的仙元波动,有上品仙器的威能在其体内酝酿,将要打出强大的神通攻伐。